虐佣女雇主称幻听 缺直接依据法官要求亲自供证

(新加坡1日讯)女雇主辩称幻听,有“声响”叫她优待女佣,被判入狱2年7个月后上诉。法官表明无法只依托精神科医师证明下判,女雇主最终决议供证,案子展期下判。  被告阿妮塔达姆(51岁)被指在2014年1月至2015年4月之间,在加基武吉一带惹兰登那加第654座组屋单位住家,优待现年29岁的印尼女佣西蒂,面临故意伤人与冲突招聘外来人力法则9项控状。  案情揭穿,被告一周只要3天会给女佣吃午晚两餐,女佣饥饿难耐偷吃食物,不只曾遭掌掴,还曾因偷吃一粒龙眼而遭被告用热水泼伤左脚与背部。  被告也嫌女佣四肢慢,用熨斗烫她的手,别的不只不让女佣有足够睡觉,还狂打她至流血,导致她多处永久留疤。  国家法院法官承受被告犯案时幻听,判她入狱2年7个月及补偿8000新元(约2万4000令吉)。 控辩两边为此上诉,辩方以为,因为她重度抑郁症的病况,应该革除牢狱之灾。控方也以为,精神科医师的评价是依据被告的说辞,而被告幻听的说辞又重复。  大法官梅达顺本年7月19日针对上诉与两边碰头时为厘清一些细节要他们给予解说,延展昨日再开庭。 大法官昨日表明,因为被告没有供证缺少直接的依据,无疑影响精神科医师的评价。这是因为只要被告对自己的私家状况最为清楚,她有职责做出解说。  “其次,医师的评价无法得到验证,因而被告不供证让医师的评价成果显得没有价值。” 大法官以为,最公正的做法仍是得让被告再次挑选是否要供证,并从中获得依据。 最终,被告赞同供证。大法官也决议案展3周,并也展期下判。 口供与案情有收支 被告口供与案情有收支,大法官指控方不该在还未处理不合,就答应被告认罪。  依据判词,控方传召其时录供的查询警员供证。警员说,被告其时说辞明晰,也没说到幻听或体现出有幻听的症状。 大法官表明,两边应该在之前就发现案情与被告求情有收支。控方让被告在这样的案情下认罪,又没有自动处理不合,然后又说被告不能违反案情,好像对被告有欠公正。  法庭有义务保证被告从始至终都坚持著认罪的目的,大法官也以为,国家法院法官没有处理这个不合十分不幸,也非正确做法。